2019年的流水账

没有想起要写这个东西,可能已经说明了2019年我的生活质量是怎么一回事了。迟到了三个月,想想还是把它写了吧。

以前一直有写这个的习惯,但每次都是过不了十天半个月就觉得看着丢人,不如直接删了。到头来在这个博客里一点东西都没剩下。(或许翻翻以前的硬盘还能找到当时的wpress备份文件,但还是算了x)


总结下来的话,2019年对我来说是个灾难性的一年,从2018年末开始我的各种能力指标以及深层的心理状态就在断崖式下降。

2020年的这场瘟疫以及最近陆续收到的录取通知书,终于让我有了一些脱身而出的感觉。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甚至是这场瘟疫的受益者——

最开始,接2018年的结尾,我仍然在收拾2018年末的烂摊子:这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痛苦的学业压力中度过的。除了“不能比之前做得差”的想法,未来出国读研究生的GPA压力,还要加上探索新学习方法遭遇的失败,让我一开始就应接不暇了。

与此同时,我也跟随潮流,在老师的实验室要了一个地盘,希望能够施展拳脚。但遭遇到的仍然是一连串的失败:

  • 对原理理解的浅薄以及盲目的自大导致小看了项目的难度
  • 希望锻炼团队领导力,努力尝试将工作下发给同组的同学,然而这直接导致了项目长期没有任何进展
  • 项目中一个与核心原理毫无关系的难题:LGA封装MOS器件的焊接,直接导致了超级大量的失败和器件损失。我花了相当多的精力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无奈最终也没法解决,深受打击。

项目上完全的失败,同时工程水平远不如我的同学的项目,却在老师和学长的指导下按部就班地执行,所做的工作确是我所希望做的。现在想起来,这样的反差对我造成的打击可能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东西,而这整个过程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没法造成瞬间的痛苦,而是慢慢消磨我的精神,以浑浑噩噩的方式继续下去。

我眼睁睁地看着持有大量资源(无论是硬件,人际关系,还是经验)的我被所有人超越,这样的体验一直持续到了年末,甚至直接影响到了生活。虽然不知道酗酒是什么感觉,但我感觉酗酒的人或许就是这样的生活状态吧……


说回流水账里的下一件事:在3月8日,我参加了广东的东方游剧天活动。这一年里我大量的时间献给了两次游剧天,校内的东方活动,上海的东方活动(是的,顺便当了一下PC98那部分的技术支持),各类线下聚会,社团讨论会,以及其他一些这方面的活动。

虽然是因为这一年里东方在广州市发展迅速,跟随了潮流,但我仍然觉得这是时间的极大的浪费,而且这样的活动参与多了,让我对东方project的感觉也变了一些味道……当然,我感觉所有艺术圈子都是这样。今天依然喜欢,但喜欢的缘由或许和一开始不一样了,体验也不一样了。有时仍然会为身在其中而感到快乐,但最开始的时候所经历的快乐或许是找不回来的。

在2014年左右,第一次接触了凋叶棕以外的其他社团(尤其是サリー),当时非常怕サリー听多了会破坏我对东方,对那个世界观的“感觉”,现在看来还是挺好笑的。没有回头路可走。

此前东方圈里我从未走进国内的任何圈子,没泡过论坛,没逛过贴吧,圈内几个大手子谁是谁我也不认识。但这一年里我却快速陷入这些东西,变得越来越合群,越来越正常了。或许这不是什么好事,但至少结识了不少朋友,也不错。


5月份,项目开始催命,同时也有一个比赛迫在眉睫,老师希望我们能参加-即便没有什么实际成果。

项目本身,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队友是不可靠的了,与其继续尝试将工作分给手下做(此前从未有过这种想法,因为我此前一直想当独狼),我们几个人的拖延与我个人的领导力缺陷将导致完全的失败,也会让之前侃侃而谈的我显得愈发智障(虽然此时我也这么觉得了)。我把所有的工作拿到手来做,让同学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把这个项目以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方式交了。

我至今都认为这个分立器件LiDAR项目是我一生的耻辱,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非常自信地要求独揽项目不需要指导不需要辅助的情况下,做出一个如此简单,毫无使用价值,没有任何突出指标且不完整的作品。

与此同时,同学的团队在指导下设计出的一个完整的TDC芯片。虽然在今天,2020年4月,我觉得自己已经通过自己的学习,超过了这个水平,但心理上的自伤是无法弥补的。


同样在5月份,我最后拜访了一次自己在深圳的家,2004年到2016年的13年,我所有的记忆都留在这里,上大学后搬家了,这个房子被出租给他人,在5月份时,它被出售了。

我的房间的两个角落

这一次的告别,在家里最后住了一次,走了儿时走过无数次的各个街道,登了高中时期经常临晨跑上去的山,去了每一家去过的购物中心。算是第一次对某个地方和环境有了永别的感觉,竟让我产生了亲人去世时同样的感觉:在告别时并不不会感到心如刀割,但之后每每回想起却会哽咽。


6~7月,有一个集成电路设计比赛。我的同学可以骄傲地拿着自己参与了一部分的IC设计项目去参赛,而我和我的团队因为先前项目的失败,只能选择全盘用学长此前做过的项目参赛。(虽然这样显然是不对的,但除了纯数字电路设计组外,本科生的水准很难从零开始自己搞一套出来,结果大家就都这样做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但我这样说是无耻的,因为我也这样做了),等于我从工程师降格倒了Salesman,而这样一个比赛,即便得奖了也没什么太大作用。

这整个参赛过程同样是让我感到耻辱的一件事情。最后也没得什么有分量的奖。

当时提交的海报


7~8月,我去了一个听上去高大上,实质非常低端的外企实习。这个决定纯粹是功利考虑,于是在这一个月里我就住在了那家公司旁边的一个单身公寓里,每天上下班。

整体上来说整个过程还算顺利,这家公司做的产品也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分配给实习生的就更简单了,完成任务并不困难,我还有时间去做一些别的探索(例如那段时间好好学了一下高级控制理论)。因为一大堆原因(或许叫借口),这段时间的生活状况并不是特别好,成就也不多,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段时间画了一些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图。


紧接着,第一次GRE考试,我此前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对我而言最大的噩梦就是GRE的单词。此前的考试从来没有一个是题目里对单词记忆有明确要求的,而我从小就不会背单词,在GRE这边可谓是撞到了枪口上。我花费了大量时间,试了各种方法,但没有看到明显的进步,这是我此前没有经历过的,也是我非常恐惧的。甚至实习期间,考虑到项目并不是很难,我经常用上班时间背单词,结果被实习的指导臭骂了一顿。

其他所有人都认为:看我以前的表现,考到330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几乎是捧上天了,压力巨大。然而第一次考试我拿到了321+3.5的分数,这跌掉了所有人的眼镜,也对我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在之后很长时间里我看到和GRE有关的东西就感到恐惧,不敢触摸,或者仅仅流于表面,不敢真正地学进去。

拖延下去,在迷茫中犹豫不决,浪费了时间,眨眼就要在11月第二次考试了。找不到办法的我只能继续硬啃单词书,同时试着让阅读,数学这些方面尽量不要错,用那边的分数来填单词部分的坑。在第二次考试时拿到了329+4,算是舒了一口气。

但是这距离我考托福时的状态相差了很远,我还记得那时我对自己的英语水准是高度自信的,确凿无疑地认为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继续前进就能成为“英语大师”的。或许是这一年的不顺利积累下来造成的自信心丢失再进一步造成学习能力的退化的吧…我也不太清楚。


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好回忆的了。

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出国后,感觉每天的闲聊莫名变少了(或许是心理作用吧,不知道……),但除此以外的互动却从各种维度上而言都变多了,那些互动都是最美好的时光……

成长了吗?变幼稚了吗?这样一年下来我似乎对自己的评价能力也彻底丧失了。时至今日我还在试着将自己恢复到2018年初的状态,我想疫情期间在家隔离,一定是有很大帮助的。

最后贴一张照片好了,如果破坏了一些幻想的话很抱歉(:p)

半夜瞎写了写,明天有空再润色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