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记录

“Dreams tell us many an unpleasant biological truth about ourselves and only very free minds can thrive on such a diet. Self-deception is a plant which withers fast in the pellucid atmosphere of dream investigation.”
― Sigmund Freud,

200218

我进入了游戏里,发现自己被关进了一个玻璃方块。隔着10000km我看到在意的人走过一个天桥,学校已经开学但我却不知道,遇到显然见过但不记得名字的人,做了一块牛扒冰淇淋。

玻璃房子是最长的一段,一开始在里面戴着项圈坐在地上,屋外四周均是一片白雾;一眨眼我到了外面,往回走发现它变成了昏暗的仓库里一个方块形的浴室,再往里走发现变成了大街上一个造型怪异的理发店

200225

在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站在一个购物中心的缓缓上升的观光梯中。电梯不大不小,但其中只有我一个人。就这样什么都没买就回家了。

家门口是一个巨大的不锈钢门,进去后四处是奢华的大理石板和石膏踢脚线。但里面的一切却非常的小。我在一个长得像蜗牛的网友手中获得了一些教学资料,似乎是关于美术还是什么的记不清了。然后打开B站,看了看金融up主和[数据丢失]的新视频。其中有一个胖子主讲的视频看了两遍,其内容是[数据丢失]

之后来了一段TF2的游戏过程(虽然现实中我已经很久没玩过这游戏了,体验还是挺真实),我首先选择的角色是“我自己”,[数据丢失],但总是被蓝色的Spy杀死,于是下一局我选择了Spy角色,但刚摸到对方基地的边,就又被蓝色Spy杀死。恼羞成怒的我在下一局选择了Pyro,在误打误撞中不但没有遇到敌人,还在地下室中找到了一个奇怪的门。

进入地下室的门,看见的是一个看不见边界的巨大又阴暗的空间,一条占地面积非常大的,没有把手的“回”字型螺旋下降斜坡填满了这个房间。我走到斜坡的尽头,看见一个人以上吊的姿态悬浮在半空中,我站在地上,头与他的腹部平齐。我看向前方,有一个观光电梯,电梯的旁边是一条通往更深处的地下室行车道,我没有理它。

进入电梯,似乎有人在潜意识中对我低声说了些什么:“你先前的身体并不是你,是某个可爱的团子形态的人。在这场梦境里你在体验她生命最后的时间,或许下一次你能改变些什么呢?电梯的用法是:向下走,放弃这场游戏;向上走,你得到另一次机会。”

我发现电梯内显示的楼层可以向下一层,向上两层。我选择了向上走一层,突然阴暗的观光电梯被阳光填满。我发现自己回到了旁边的购物中心,回到家中。

就好像是倒带一般,那家中的一切事物,发生的一切,将要发生的一切都和最初的样子相同。我见到了贩卖教学视频的蜗牛,但此次我和其他人对话的风格显然是变成“我似乎明白什么”的样子了。

One thought on “梦的记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