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幻想奇谈举办后的流水账和感想

[状态:初稿完成] 尚未对外公开,无限改稿中(.

通用说明114514:为防止展会的真相泄漏,以下内容,均受模因抹杀触媒保护,未经授权的人员查看,将立刻导致其心肺停止。除非受到███的指令,否则将本文的内容透漏给无关人士者将被谔谔。

咳,开个玩笑,反正我觉得这篇文章也没什么人看,所以随便啦。这篇文章不是我写过最长的,但是有史以来拖得最久的!这人拖了20天快一个月才写完这破流水账,简直无法想象。

00. 前言

我们在上个周日(5月19日)在学校内的场地里办了一个东方聚会/ 即卖会。观众和参展者主要来自校外,观众数量大概100多个(未仔细统计),我是组委会的成员之一,在本次活动中做了一些事情,因此在展后也理应做个总结,看一下自己有什么收获以及有什么缺憾。

在开始之前我需要先声明一下自己的特性,以便读者可以了解到我的视角是怎样的:

  • 入东方圈8年以上
  • 入「中国东方圈」不到一年,因此挺外围的
  • 都玩过但是不喜欢玩东方(因为菜以及后来懒)
  • 非常(非常!)喜欢听音乐,参加Live,听音乐会;类型上涉猎范围很广
  • 看本子,喜欢剧情向,但最近看的少了
  • 会画画,会一点设计,但是比较菜
  • 不喜欢热闹,没啥朋友
  • 不用微博,不怎么看各种社区
  • 喜欢做工作人员,帮忙,但一般比较外围,还没有试过进组委会(主要还是考虑到所需的专业技能水平和人脉不够)

以及我在本次活动中扮演的角色:

  • 邀请了一些社团来寄售(虽然因为鸽子以及海关之类的原因失败了)
  • 自己作为蓬莱幻想工作室这个中-英翻译组织去参加活动
  • 提供当Staff的经验
  • ◇ 曾经在上海TH08作为ヤヤネヒロコ的社团向导,并帮忙坐摊
  • ◇ 曾经在广州第三届游剧天中担任Staff,干了搬货,摆场地,以及一定的安保工作
  • 场地布局
  • 寄售商品的来回邮寄,搬运
  • Staff卡设计,场地地图设计
  • PC-9821设备提供
  • 安排摊主聚餐(这个等下再详细说)
  • 在Staff群和摊位群发言

好了,这些背景算完善了,在开始正文之前我还想特别说一下:这不是一篇正经的文章,很多东西我完全没有调研过,仅仅是凭主观感受臆测而已。只要阅读你就会被我写的东西影响到,此时请保持自己的判断,take it with a grain of salt。如果你觉得有什么指正的必要的话,请务必在评论区里指出。


0. 过去

曾经东方同人展会还不是今天这样的局面:记得在2012年,我刚开始跳进坑里时,那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东方Only同人展会” - 只有上海的上海Tho是广为人知的。我作为在深圳的一般的东方爱好者,如果想要看Cosplay,看表演,买本子CD的话可以选择各地的各类没有特别限定某个活动的“同人展会”;部分商业展也会提供少部分位子给同人社团来卖自己的商品。

无论是哪一个,东方的摊位都能占掉其中至少一小半的位子(尤其是当时对非法出版的管制还么这么严格),有一些摊位销售的是盗版商品,周边,也有许多优秀的同人社团销售原创作品,也有销售从国外带过来的少量CD和本子的摊位。

隔壁香港因为管的更松以及学生们思想上更加开放(指对待创作的态度上),有很多优秀的同人社团。因此我时不时也会在香港的展会上买到不少东方同人物。

如果要说是“Only”类活动,当时我并没有关注过,肯定也是存在的(毕竟在2009年时上海第一届THO已经有了),但是至少没有到达今天这样满地开花,而且有很多组织帮忙传递信息和宣传的局面。

根据知乎上的一篇高赞回答中答主做的调查[mfn]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0894279/answer/657338510[/mfn],今天这种THO遍地开花的情形起源于上海的东方蝉时歌(TH08)。我本人参加了第七次和第八次,第七次的场地安排等等因素比较失败(比如那个地狱楼梯间),活动也没有很好地兼顾即卖会和Live,因此在第八届THO时,准备的充分程度前所未有:

  • 场地直接租了两个,将即卖会和Live完全分开;
  • 邀请了更多的国外摊主,并且有完善的参展保障机制;
  • 场地不再是限制,参展的摊位数量非常多
  • 展会上有秘封活动记录新作的首发;
  • 以及最重要的,与第一届幻奏盛宴东方音乐会安排在了一起。

这一系列重大改善让全中国的东方爱好者,尤其是让很多已经工作了的人即便请假抽空都要去。这,就像那位答主所说,让那两天的三个活动成为了真正的“全国性的东方活动”。

没有买到票的爱好者们开玩笑说要一起去喝酒解闷,结果居然办成了一个全新的活动:东方桂月宴。

这之后国内的东方同人展会从一个中心发展成遍布各地,一方面因为上海在TH08和TH09时已经显得过载,参战人数之多使得我参加了的TH08的即卖会需要采取分批进场,然后按时赶人的模式。中国如此之大,日本能够做到大展好几个,小展子满地都是的局面,中国应当效仿(第三部分里详谈)

此外在2015年左右开始搞东方Live全国巡演的大米前辈也对此有巨大的推进[2],从一开始的东方乐祭演变成了LiveParty。Live和即卖会组合的形式开始流行起来。在广州,第二届东方游剧天就是即卖会+LiveParty,在第三届更是邀请到了SOS。

大米本人在全国到处跑,在各个地方或参与或主持活动,直接地促进了各地THOnly的诞生,以及将一些原先不正式的活动变得正式起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抱着复兴中大车万社(雾),我也能上,以及我也想搞事(霾)等想法我们也一口气搞了在中山大学内的一个东方Only聚会/展会。

1. 活动准备

起源

在准备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是组委会一员(仅仅算是Staff)。当时又忙的不怎么看群,因此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只能靠没有图的群聊记录了。

在学校里搞一个东方活动的想法可能很久之前就有了,甚至听说在以前就办过,细节不太清楚。真正的筹备始于一次聚会。当时有人在学校的新·东方群里提议中大的来一个地方聚一聚,吃饭然后打打各种STG和Steam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同人游戏。结果最后我们聚集到了各个校区的一堆东方众,18年11月25号,在东校区食堂里愉快玩耍了一番。

不明宗教聚会现场,当事人已打码(无力

当时我们谈到要在学校内搞个聚会类型的活动,聊着聊着变得正式起来——或许是受到了十月份游剧天的启发——我们不止希望做一个校内的活动,想要做一个跨校,甚至THO等级的活动(当时我记得还答应要帮忙作一些画(虽然最后无力做orz))。不过可惜的是在他们开始正经聊之前,在还在打游戏时,我竟然史无前例的坐在沙发上 睡 着 了!估计是上午太累的缘故还是怎样的,直到他们把大的方向定了我才醒来,因此这部分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实在是太可惜了……

再次提起这事大概是2019年3月了,当时这个原定于5月4日的活动还几乎没有做任何准备。活动主催由群中尚处于大一的 皇之子龙 担任。他主持办这个活动的原因也非常简单:“想办,办出来很爽,特别爽”,并且希望第一次以此为目的直接做成THO类型的活动,以后怎么发展待定。

起步时间比较晚(就广州第一届游剧天,虫子接受采访时说真正做事的时间也不过一个月多一点。当然我觉得这话有点自贬了),但是子龙兄行动力确实超强,包揽了约稿,邀请社团,找场地之类的一系列工作。

  • 所有人都认为时间上太过仓促,所以我们将自身对活动的期望进一步降低了;
  • 我们几乎没有仔细考虑过和钱相关的事情,大部分成本由子龙自己承担(包括场地,约稿,etc),不设门票,但对摊主收80的摊位费和对寄售10%的抽成以一定程度上补偿支出;
  • 我们想要将原本很不正式,没有摊位的聚会性活动一次性办成有场地,有摊位和舞台活动的THO活动。

这三个妥协最终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问题,这个我们在最后一个部分中讨论。

场地申请

场地申请成为了当务之急,依照学校一贯的办事风格和办事效率,这同时也是最困难的步骤。这个任务被分给了多人同时进行。食语虫那边走不通,最后子龙通过他所在的传设院搞定了。传设院本身支持学生举办这类活动以及传设院和学校之间存在紧张的关系帮助了我们。

场地就定在了东校区的明德园6号楼活动室,这里也经常被学校的乐队作为活动场所(除此之外最常用的是至善园食堂上面大量的琴房和活动室)。这个场地花的费用为0。

这个场地的面积算是非常大了:有350平方米(未计入舞台),而且是整块区域,基本没有什么遮挡物,布局角度上来说非常宽松。

4月13日晚上我照着组里其他人测量的数据,用CAD画了一下场地图(大部分尺寸是估计的,和实际的有偏差),并且大致布了局。其中桌子的示意图都是放大了画的,实际上这样摆的话桌子与桌子之间能够有25cm左右的空位。

物料

本次物料成本基本是子龙一人承担,我承担了Staff卡的印制费用(不包括卡外壳)。4月25号海报和袋子到手,此时举办成本接近4k(大概包括桌子,海报袋子的成本,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

入场区有销售钥匙扣,海报袋子,一套下来40元,我觉得略微偏贵,不过还算是很合理的售价,最后销售情况比较糟糕。这个的原因我觉得主要是别的活动中,这种东西要么是比较便宜,要么是算在门票中了,要么是有特殊的纪念意义(设计的非常好看?是大手子作品?是大型活动上限量销售的纪念品?);我们一方面控制成本能力较弱,一方面没有为物料赋予足够的意义,因此销量算不上意外。

宣传

3月中,随着宣传图稿完成,子龙正式开始宣传工作

上面是五次主要宣传的截图。只看转发和评论的话观众的参与度已经和很多更受关注的活动有的一拼了,第一次宣传尤其是依托很多大手的转发,实现了相对ok的阅读量。不过有一个缺点是对摊位招募这一点体现的不够明显,在2和3中间还发过单独一条微博说社团招募,但评论转发量不是很高。

招募社团的工作是四月初开始的,由子龙进行,主要是通过各个综合群以及微博,摊位费是80元。同时也开启了寄售,我有一个出租屋可以使用,出租屋里面空间非常大,但是很可惜的是到后来利用率并不高…… 寄售社团收取10%的抽成。

社团招募的细节我不是非常清楚,子龙表示基本是在群里叫人来以及通过一宣进行社团招募。至于群里如何招募并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就我负责的寄售这一部分,大部分愿意搞寄售的社团完全就不知道我们这个活动可以寄售,甚至没听说有这么个活动。

场地和活动安排

这是最终在展会前半星期时间里做好的场馆图,以及送去印的Staff卡。我必须得承认我大量参考了刚刚结束的广州THO。

场地的时间安排如图所示,左边的是最终采用的时间表。FTG和花赛安排这么短的时间算是有一些冒险的。因为不可抗技术原因以及比赛之间浪费的时间很有可能破坏这比赛的完整性。因此上一次游剧天将所有的游戏环节都摆在了最后举行,这样想走的人可以走,想看的人可以留下,空间也会宽裕一些;那个时候该买东西的都买的差不多了,观众就可以更投入看比赛,气氛也更好。但是因为这是我们本次活动的重头戏等等原因,选择放到了人流最密集的时间段。为了避免威胁后面其他活动的时间安排,当时我们说好:即便比赛没完成,等到时间就直接进行下一个,不要等待。

社团和Staff

摊位群在这期间出现了好几次突然炎上的情况:

首先,我们没有说是“大学城中大”,而是“中大东校区”。我们自认为这种说法没有任何歧义,但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已经忘了自己在上到这个学校之前认不认识哪个是东校区哪个是南校区。有些摊主意识到“中大东校区”指大学城的那个,而不是南校区,他们当时就有了不想来的情绪。

我当时不是非常理解因此而炎上这个事情,但考虑到连中国邮政都好几次把我写着“East Campus”的国际件给寄到南校区去,我觉得这算是我们工作的失误了。

第二次是不知道在哪个群里,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有歧义的表述

这有歧义的表述造成了不满,从这开始群内的氛围明显友善度降低(当时并不觉得,现在再返回去看就觉得很明显),但我们觉得这应当不会很严重地影响活动,也只是说说笑笑就过了。我怀疑要不是后面真正去反思摊位这块到底做错了哪个环节,这个本来应该成为经验教训的事情就会直接被忽略掉了。

此外,在展会前一天组织Staff出来吃了一顿锅。回去时我将部分货给了两位来自港中大的Staff:地瓜和Tiberius。有了他们帮忙,我第二天搬货的压力会小很多。

我们发布了一个走向指引,不过这个指引图其实有点问题,各位能看出来吗?

指引(点击看大图)

2. 当天

布置

布展工作放在了当天上午进行,子龙一大早就出发去取桌子和thb&京剧团的货了。我一大早就过去,先是来回搬了几次货(主要是蓬莱幻想工作室的东西,Staff卡,相机以及排插之类的)。

bunny rhyTHm(这次大小写对了orz,之前曾经写错十万甚至九万次)的人最早到达。我在场地里开始组装那一堆Staff卡时得到了她来帮忙了,同时批评了一句:我们似乎什么都没有准备。这个“什么都没有准备”我想除了直指没有摊主签到表这件事,还包括指当时组织配合上的松散,在10点多时场地和桌椅还没有眉目等。听了这个之后座官摊的二位Staff赶紧弄了一张纸来做摊主签到单。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打心底里开始有点悬乎的感觉了。

之后是开始搬桌子以及布置官摊位。搬桌子这一点必须要有人去执行对齐操作,先摆出框架再根据地板纹理去完成对齐。桌子数量不足的问题开始显现出来,我们牺牲了靠近舞台区BC区的两个位子以及D区域的几个桌子来满足需求。

桌子就位后摊主开始陆续进场。此时我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我们活动在三楼,虽然事先确实发了指引图,一般的活动都会在门口以及靠近门口的地方摆放很多指示牌。但我们压根就没有做指示牌。于是我跑回去买了几支白色油漆笔,向子龙要了两张海报,让写字好看一些的Staff写上字,然后贴在了昨天使用场地的社团留下的黑色泡沫板背面,用束线带挂在了楼下。

之后差不多就到了中午11点,我赶紧吃了午饭。

之前在摊位群里,出于团结摊主的考虑(?)准备在开完活动后带还有空的摊主一起去吃一顿。搞了一个群投票,11人参加,大体上同意去吃烤肉。在当天中午时我就去那个餐厅预约了位置,担心晚上如果因为某些原因排起队了,那就会很麻烦。虽然展会是20点结束,我约的是18点~19点去,考虑到一般活动那个时候摊主们都已经准备要撤了,等到19点开始点餐时,想晚走的摊主再过去也不迟。不过总的来说这个决策不是非常好。如果可能的话当然是前一天或者后一天再聚,时间上会比较宽裕;此外子龙也需要管场地的工作,很有可能去不了。我当时希望剩下的工作都能交付给Staff进行,子龙先去聚餐,回来之后再解决剩下的。

11点左右,指引图的问题显现出来

这是是向校门内走还是想这张照片正对着的方向走?虽然这张图不是我做的,我也完全没仔细看过,粗略一看感觉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事实证明这个说法是非常有歧义性的:至少有三个人走错了路。

吃饭不得离开空调区并在那大热天走挺远一段距离,还是挺地狱的。很多人直接选择吃旁边便利店*味道比较一般*的东西了。不过好在中大东校区有一个好就是附近外卖特别发达。

即卖会和闲杂活动

这些工作结束,我再把我们自己(蓬莱幻想工作室)的支起来,把thb的摊位摆好之后,我就暂时闲了下来(指瘫)。此时这个区域的氛围已经可以让人满意了,可惜只是观众数量仍然不够多。就像thbwiki定性的那样:这终究只是“聚会”级别的活动,从参观者数量这个角度而言仍然是远远赶不上THO。

从图中来看,这个时候的参观者人数也就40左右(不计入摊主和工作人员)总共来了多少因为没有卖门票,不便统计。因为我一直待在门口附近,由我模糊的感觉而言远远没有换满一轮观众,因此参观者人数不会超过100。

在前面图片中可以看到的,场地左上角,舞台边的游戏区聚集了不少人,这些玩家以准备参加比赛或者在练习为主。比较让我意外的是那台PC9821前居然聚集了这么多人,而且看上去玩的挺开心的,这让我很高兴。

这边算是暂且告一段落了,接下来重要的是舞台了。可惜说到舞台,就进入了本次活动最为坠毁的一个环节了。

舞台活动

桌子摆放完毕后,我们很快发现将游戏区和舞台距离太远还是会造成问题的。电脑数量有限,比赛的人需要赛前热身等,如果来回跑会造成不便。整个D区域的电脑全部就搬到了舞台边。

在开始回忆舞台活动前,我也必须要说明,在本次活动中我几乎没有关心,没有看舞台那边在干什么,因为我本人对游戏比赛和这些器乐表演的兴趣不是特别浓。下面的描述将非常零散,缺少细节。如果各位有补充的话那是最好了。

在器材准备时很快就遭遇了麻烦:投影仪使用的是VGA,但事先准备用于游戏的电脑都只有HDMI。Staff找来了一个HDMI转VGA的转接器,但是因为是一个廉价转接器,其供电设计是有缺陷的,在很多情况下,例如我们那台电脑上,会出现转换器供电不足的问题。表现出来的效果就是屏幕时不时会突然黑一下,然后再慢慢恢复。这一点再加上调音那边遇到的麻烦,整场比赛就在闪烁的屏幕和安静中过去了大半。这对观看体验的打击实在是毁灭性的,而大部分游客完全就懒得看舞台上的东西,而是在摊位,广工摊位以及PC98处玩耍。

后来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几台电脑上其实是有VGA接口的,但其他负责舞台区域的Staff因为很少接触这种老接口的缘故,没有认出来。当时我们就决定换机,与此同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声音问题。换机花费了额外的时间。FTG比赛并没有进行多久就因为已经侵占到了下个环节的时间而腰斩了。

第二个节目是器乐表演。缺少事先调音和相关BGM文件准备的后果显现了:器乐表演的声音含混不清,在开始时BGM甚至完全掩盖住了小提琴的声音;BGM多次播放-停止-播放才搞对。整个器乐表演环节的观看体验若是直白地说,是非常没有乐趣的。

器乐演奏环节结束后,到了第三个环节也就是花赛。这个部分除了选手没招满之外,观赏体验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与因为器材原因而坠毁的第一部分相比时)。得益于场地里空间宽阔和椅子数量较多,观众可以随意选择自己舒适的观看位置。

时间的安排遇到了问题:本身时间安排紧张;中间一些环节的布置,人员安排等过程随随便便就会花掉半个小时;在则赛坠毁时,因为花赛效果还不错,不想要随意打断。结果就是一直到6点多还没有进入下一个环节。那个时候观众已经开始准备离场。按照原定计划,再过不久摊主也要开始离场了。接下来的活动在招募参加者上的打算比较理想,但实际上现场观众本身不多的情况下很难招到足够的人。出于多种因素考虑,子龙宣布提前在7点左右就结束活动了。

收尾

烤肉(嘘

收尾时大家都已经很疲惫了。原本希望能够让子龙先去和摊主会和的考虑,让子龙先去会场,其他Staff成员收拾场地。我们将东西全部拿到了楼下。但是比较遗憾的是虽然原本有11人投票,在烤肉店里却不多,还是Staff为主。

我让子龙把剩下的工作交给包括我在内的Staff,我们收拾了桌子椅子,东西全部清出场地后,已经七点多了。因为听说烤肉店人不多,我们Staff也一起去吃了。

3. 思考

这次活动学校内各位都算是比较满意:在舞台等环节的组织实在是灾难性的,多少也算是办成了一个百人级别的大型活动。这些成就说在前,我仍然觉得这个活动整体上来说算不上是特别成功,尤其是当我假装自己是旁人来看待自己时。

分为以下几个方面讨论:

团队协作

团队协作能力近乎没有。虽然来说这可能是正常现象,毕竟大家都几乎没有策划这种活动的经验,更顾不上团队协作了……子龙是真正的一人役,对于Staff需要做什么几乎没有详细的安排,而是把大部分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第一届游剧天时自己一人包揽全部工作的虫虫子背后也是至少有次元怪兽这个组织在支持(况且那次也遭遇了足够多的意外情况和遗憾)。全部工作在一个人身上,不但会造成非常大的工作负荷(对于学生而言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吧,毕竟还有课业),还难以顾及所有方面。 虽然说子龙的能力很强,精神可嘉,但想要一个人估计所有仍然是不实际的。 对于舞台管理,商品的运送,设备管理,场地布局等方面不缺人手时本就应尽可能地分工。

我作为一个参与较多的Staff,感觉各个交接环节比较痛苦,因为很多东西没有记录可供参考,没有文档,只能通过群聊的只言片语大致了解,有些只是在线下对部分人提过。无论是将目前掌握的所有信息发送到诸如shimo.im这样的文档共享网站,还是专门开个群用于记录进展等,都可以有效缓解这个问题。

场地规划失误

这一块的责任主要都是我的。我粗略规划了场地,后续也没有做足够的细化,只是大概划分了以下区域(比如下面是官摊,休息,右边D区是游戏之类的),考虑了人流,插座位置等因素,结果最后在活动举办时,场地的布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出现的问题以及推测的原因如下:

  • 入口完全没人走,人群出入都是通过出口,这也导致我们不得不挪动官摊的位置。原因:楼梯口更靠近原设计中的“出口”,一开始设想是先走到入口处进入,但是很显然,在没有指引和强制检票要求的情况下观众直接走了最短路径
  • 华工摊位聚集了巨大量的人群在玩游戏。原因:这部分完全是我的失误,我没有调查这个摊位到底是做什么的,还以为是销售商品,因此抱着学校友善的目的将其安排在了出入口处,使观众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个不是那么常见的摊。如果早知道是游戏摊位的话就应该和游戏区安排在一起。
  • 游戏区只剩一台PC98,游戏摊位完全搬移到了左上角,舞台边。原因:PC98是仅供娱乐的,但其他几台电脑要兼供选手练习。其他人为了便利起见全部搬到了舞台旁边。这个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放在右边是很理想的做法,此前我们也从来没有这种准备上台比赛的场合,因此也没有想到布局于舞台旁边,供选手练习这件事。除了“经验不足”以外我还没想到什么合适的借口
  • 图中没标休息区。原因:这个……在设计之初下方区域因为有很多椅子,本身就适合作为休息区,作图时没改说法,想着到时候在群里公布一下。最后也没有公布,不过观众自发地用那里的椅子作为休息区了,因此也算是符合预期。
  • 没有标记厕所,化妆区等辅助区域。原因:没有想到,后来在群内告知了,不过如果一开始就在图中标记出来那就更好了。
  • 没有给MZ次元分配摊位。原因:这是组内的沟通失效的结果,子龙发给我的表格中没有MZ次元,可能是因为他们是后来加的之类的。在作图时没有考虑这个社团的位置,在群内公布时MZ次元也没有响应(主要是我没有@全体的能力orz),后来在我下线一个小时后MZ次元发了一句“我的呢?!”,但被我当成了群里其他讨论的内容,就没有留意。最终子龙将他们安排在了两个假摊位之一的C0,虽然摊位是有,但宣传图里没有,实属失误。

活动组织细节

这个组织指的方面是,无论是场地的规划,活动的安排还是邀请社团。俗话说,魔鬼都在细节里。早上某社团热心摊主一句:“你们这次怎么什么都没准备啊”当场给我泼了一盆冷水。确实,我们没有摊位签到,Staff组织松散,门牌没贴,指引指向牌啥的没有,群里发的指引图甚至还有误导性,如此如此。一方面是因为上述的团队分工,还有就是组织经验的问题。我们虽然参加过展子,知道一个展子应该成什么样,但是我们并不会主动去关注那些非常细节的地方。

在活动举办前,我和其他几个人都有想到是不是要更加正式一些,是不是应该帮摊主在桌子上贴出摊位号,是不是要做签到等。但当时以“这并不是非常正式的展,没必要做的这么细致”为由首先自降了一把身价。

与社团关系

或许并不明显,这次我们和社团的关系在处理上简直是灾难级的。好几个人都私戳我表达过不同程度的不满,但这些不满都没有很直白的表达出来,有一些表达出来的不满我当时也并没有看出来(可能聊着聊着当成玩笑话就过去了,但现在回去看真是觉得当时自己太过天真)。

我们处理各种事情的不专业感,不会对新社团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但在那些已经参与过很多次漫展的社团看来是难以容忍的。逐步的炎上已经是诸多不专业性,加上昂贵的摊位费(80元,并不比很多更大的展子便宜,或者说性价比太低),和数量少,没有什么购买力的观众群体的必然结果。

我察觉到了这种不满情绪(此处也要感谢一些先辈的私戳指导),并试图以打趣和讨论吃喝的方法缓解这些不高兴的感觉。但是这种事情就好像是电子元器件生产商请自己的客户和代理商吃饭一样,即便是请他们吃再好的餐厅,等到根本利益上存在问题时,对方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你。

接送摊位人员的环节也是灾难,我们根本就没有安排Staff人员处理这件事,我当时还在忙着搬货,不然我就绝对会去打个伞接送拖着一大堆东西从大老远赶来的人,毕竟这个天气是能让人中暑的。

就当时群里几个摊主开玩笑式的表示,隐约看出是已经对展会没有太大指望:良性的“能去参展真好”变成了“既然交了摊位费还是去吧”这样非常糟糕的情绪。最后,几乎没有摊主来吃烧烤,也没人填问卷(当我看到那个问卷居然是实名的,我就知道更没人填了),我就知道摊位这边是搞砸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小细节搞砸了,难免会对摊主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经过一些更深入的讨论和思考,我觉得最后呈现出的问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将在后文再论述,届时会提到摊位这一点。

舞台

关于舞台,我觉得最尴尬的时刻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显示的问题导致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黑一次屏,而且没有声音,现场几乎没有人在意FTG比赛。一方面,这是因为我们调试设备的时间比较少,自开始前2~3小时才开始调试,而且还要去掉吃饭的时间。其他活动中因为有舞台管理经验丰富的人(例如大米),在这样短的时间内不但可以完成设备测试,还能让各个社团完成大致的准备。不得不说我们这次没有舞台表演的前提下办出这么多问题是有点丢人的。

在我们的团队中,没有任何人有舞台设备操作经验,在舞台区域的Staff甚至无法辨别VGA接口——总的来说问题就是人员缺失。学校中其他的活动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那些活动通常都有一些乐队那边的人帮忙,各个乐队社团的成员操作舞台设备的经验都是非常丰富的。我们的活动比较特殊,没法直接让乐队来帮忙,我想下次要是再举办这种活动,最好还是先在学校找找能够做这方面工作的人(即便对方不是东方民),要么就是留足够的时间并且通过各种办法充实自己的知识(即便是在参加其他活动时多留意舞台边的动作也有益)。我自己的问题就是对巡场这件事不够积极,不然当时我就应该去帮忙解决了。(但可惜的也是我当时被各种其他工作占据,等到有空时舞台活动已经开始,没有好意思插手)

第二点,本次舞台活动的顺序安排我觉得不是非常恰当,这个结论是我在活动后才能得出的。我们一上来就安排了FTG比赛,这非常冒险,因为时间上非常的不可控,而且通常会比预计的时间长的多。这也是为什么游剧天这种活动里相关的比赛都被安排到了最后的最后——那个时候大部分观众已经走了,留下的是真的想看比赛的;Staff可以开始收拾场地,而台上的比赛想进行多久就可以进行多久,比较宽裕。

器乐表演和中 大 提 问这类都是非常好控制时间的,本身应当提前比较好。中大提问这次被取消了是非常可惜的。现在我知道了原因是等到那个时候大家的兴致都差不多用尽了,观众开始离场,想要现场招人玩更是难上加难(毕竟以我为例已经在Steam上某提问游戏里一问三不知,被开除了东方籍)以至于浪费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召集到足够的参加者,只能取消;配音这种耻度超高的活动更是如此。我想以后应该把报名的环节拿到活动前,在线上进行比较好。

问题的根本

(还没写完,过几天再过来看?)

首先我们需要问一下,我们举办的活动性质到底是什么?Thbwiki上给我们定性为“聚会”,但是我们最后却是朝着THO的方向去办的:无论是场地规格,场地规划的风格,邀请的社团,宣传的方式,收费。

但是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做不到tho那种程度,毕竟tho都是由非常有经验的团队在运营,无论是广州的,还是上海的,即便是第一届上海tho的专业性也让我们望尘莫及[4],这是正常现象。LiveParty的全国巡演也有力地支持了各地的tho活动,因为随着LiveParty带去的不只是人气还有就是LP团队的专业能力:操作设备和规划活动的能力。富者恒富(啊,我在DOOM里花了很大力气才打下来这个,如鲠在喉),每个地方的tho成了规模后就会吸引更多顶尖的社团,演奏者去参加,每个人的精力有限,这就决定了每个城市不可能由两个tho还不打架,各个乐队和社团没精力每年那么多tho都去。

这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自己非常清楚我们办不到tho这种程度,但是我们在宣传里又没有(或者说没有留意)体现出这一点,这让十万甚至九万参加群众认为我们不会比广州tho差太多,高兴地来参加,却并不能满足。社团更是感到失望,因为我们的收费也没见比别的便宜,也不能指望赚到什么人气(总共人流量也没多少)。

所以问题实质上来说是我们对活动的定位不准确,同时对外宣传不能正确体现我们活动的性质。场地面积如此之大,几乎所有面积都给了摊位,这完全不是聚会的形态,因为聚会应当是销售为辅,或者完全没有销售,而游戏、棋牌、cos摄影等占更大面积。这次的场地不合适,如果当时认识到这一点,可能直接砍掉一半面积放着不用也可以。

话说回来,即便是校内小聚会,也可以办的非常专业。中国科学院大学的东方玉醴泉就是我们的榜样。[5]

除了聚会以外,学校也可以办即卖会,例如东方诞生的东京电机大学鸠山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但鸠山祭是什么样的一个活动呢?我们至少有一点可以知道:这绝对不是CM或者其他什么独立的同人活动。它更关注校内小组织和乐队,背后直接由东京电机大学的理工学院支持(甚至还有JAXA),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组织委员会。其他的学院祭活动也大体如此。招募社团的范围仅仅是一个学校或几个学校,参加者主要还是大学生,宣传的规模也都不会向整个社会去宣传。这些展会如果说是学校资助的,同时也肯定会有“丰富文化生活”和“宣传学校形象”这样的功能。这种条件在中国来说应该是暂时没有的。

此外,我们这个活动如果办成THO了,那就是摆明了要和游剧天撞车。广州THO团队需要盈利才能维持运营,和我们在学校里瞎玩是完全不同的。而我们只能成为将水搅浑的势力,和广州THO去竞争,损害他们的人流量和购买力,同时因为我们的实力不足,这样对整个东方群体而言不见得是什么有益的事情。

未来的学校活动?

结尾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前文写完后我觉得阅读文章的同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了。首先我们不能有非常高的野心,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水平如何。朝着tho方向去办只有可能闹出笑话。至于即卖会,我认为不应当再这般邀请大社团,学校内的活动应该和外界的有所区分。现在广州这里大学中有创作能力的社团不多不少,挖掘一番应该还是能找出不少;此外,上次有人提议:我们应当把广州tho落选的社团邀请过来。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提议,让我们主动和广州tho在这些方面错开,这样才能实现合作而不是竞争。

(知情人士表示:你想多了,没几个落选社团)

除了子龙以外,我们对待这个活动并不是非常认真,也没有形成团队真正在协作的感觉。下次若是要再办这种活动(尤其是之前还说希望下一次能联合更多的学校一起),那么非常有必要成立一个专门的组委会。然后工作态度上也要朝着专业方向靠,不然还不如参加别的组委会,帮他们完成工作,而不是自己出来单干。

此外,关于举办活动的风险我们这次是没有考虑的。校外进行贩售会是存在被抓走蹲局子风险的,而校内因为什么原因被查,也可能吃处分。虽然发生的概率不高,但仍然要有点这方面的意识。聚会类活动相对来说风险就小得多。

还有什么想说的呢……暂时想不到更多了,等有新的再补充吧。

4. 资料

[1]. 东方年表(含国内重要THO展会的时间信息):
https://thwiki.cc/%E4%B8%9C%E6%96%B9%E5%B9%B4%E8%A1%A8

[2]. 胡又天 - 營造同人社團間的交流網絡:東方LiveParty推手大米專訪(https://zhuanlan.zhihu.com/p/64255574)

[3]. 东方活动日程表: https://thwiki.cc/日程表

[4]. 比特客栈 - 东方樱神月 – 异邦人在东方

[5]. 东方工程研究院 - 东方玉醴泉

One thought on “逸仙幻想奇谈举办后的流水账和感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