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5430A 18GHz微波计数器维修+测试 / Microwave Counter Repair+Testing

这其实是2019年11月完成的事情,当时拍了一些照片记录,不过因为拍摄环境限制拍得不是很好,就没发出来。最近本科快毕业了,在考虑离开学校的事情,整理了一下自己在学校外租的,专门用来当实验室(事实上更像是仓库)的出租屋。这台仪器作为所有收集到的仪器中个人最喜欢的一台,作为一个纪念,还是发出来了。

Continue reading "HP5430A 18GHz微波计数器维修+测试 / Microwave Counter Repair+Testing"

HP Journal 封面索引 / Cover Art Portfolio

HP Journal以及与其相同时期的其他公司发布的刊物普遍有精心设计的封面。这些封面采用道具制作,直接拍摄并进行了一些胶片时代的后期处理和特效装饰,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同时,HPJ每一期的封面都至少对应这一期中一半的内容,用作索引的话一眼就能看出这一期是关于什么的。出于这两个原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截取每一本HPJ的封面并缩小后贴在这个文章中,就当作是一种审美的实行过程吧~♪

1965年以前的HPJ一般没有封面,因此1949-1964年的内容等到其余更新完之后再去更新。为了节约服务器资源,所有的图片都被压缩到了512px的宽度。

Source: http://hparchive.com/hp_journals

国内源: https://pan.baidu.com/s/1_EZl7V71U2as9Ct-RGKY7w  提取码:dc0z

Continue reading "HP Journal 封面索引 / Cover Art Portfolio"

2019年的流水账

没有想起要写这个东西,可能已经说明了2019年我的生活质量是怎么一回事了。迟到了三个月,想想还是把它写了吧。

以前一直有写这个的习惯,但每次都是过不了十天半个月就觉得看着丢人,不如直接删了。到头来在这个博客里一点东西都没剩下。(或许翻翻以前的硬盘还能找到当时的wpress备份文件,但还是算了x)


总结下来的话,2019年对我来说是个灾难性的一年,从2018年末开始我的各种能力指标以及深层的心理状态就在断崖式下降。

2020年的这场瘟疫以及最近陆续收到的录取通知书,终于让我有了一些脱身而出的感觉。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甚至是这场瘟疫的受益者——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的流水账"

自己的FAQ

总结了一下在学习电子过程中平时想到的一些问题以及后来找到的解答。我平时不太思考太困难的问题,因此这个FAQ的水平也不会是满页公式的论文,更像是漫谈。读者大致能看出这些问题有显著的层次差异,这主要是想出该问题的时间点我所处的思考深度的原因。处于方便起见做成了大杂烩,以下内容可能不会很明显区分什么级别或时间段。

该列表无限更新,按更新时间顺序排列(最新的在第一个),折叠状态下只显示第一个,其他的请点开查看。能找到Reference的会列出来,没列的主要是因为那是一种业内常识或者是大部分资料都有所覆盖的。


Q008. MOS采样电路和二极管采样电路的区别?

Q007. CDR的原理?为什么需要边沿检测?

Q006. 7400逻辑门最快的是哪个系列?

Q005. 为何芯片内布线有时也会采用45度走线?

Q004. 既然大部分书籍都说BJT的速度,效率等都领先于MOSFET,为何市面上大部分开关电源都使用MOSFET?

Q003. BiCMOS有何优点?能否直观地表示出来?

Q002. 为何早期的MOS数字电路采用反直觉的PMOS+负逻辑电平来做?

Q001. 为何硅bipolar工艺中放大器少采用闭环架构?

Q000. 为何市面上的各类放大器不能仅用增益带宽积(GBW)表征,还要加入诸如压摆率(SR)这样的辅助指标?


Continue reading "自己的FAQ"

Arturia Microbrute Analog Synth Full Teardown (HD PCB Photographs)

I recently bought a second hand Arturia Microbrute synthesizer as a toy. It's a beautiful miniature yet complete entry-level mono synth. Limited as it may first seem, it actually lives up to Arturia's claim of sounding "massive" and "brutal" quite well.

Well, what the first thing to do when I get an analog semi-modular synth?  Tear it down, lads! I really want to see what kind of beast is roaring inside. Notice that this passage is not a review - people on youtube have done that thoroughly years before.

Continue reading "Arturia Microbrute Analog Synth Full Teardown (HD PCB Photographs)"

Rebuilding a Battery Pack (PC-9821Lt2)

WARNING  -  WARNING  -  WARNING

Lithium battery pack is the most hazardous component of a modern consumer device. An attempt to tap into it can lead to an explosion or fire. What's worse: DIY battery packs are not thoroughly tested in labs and thus have no guarantee. Even without human error, it is possible to overheat and start a fire when charging or operating. Follow this article at your own risk.

WARNING  -  WARNING  -  WARNING

Continue reading "Rebuilding a Battery Pack (PC-9821Lt2)"

A2P

A²P - Akyuu's Archive Project

ようこそ~


A2P 是一系列子项目的集合,它们服务于一个共同的目标:收集PC-9800平台的资料,让PC-9800这个已经被淘汰的平台的肉体免遭被遗忘的命运。

A2P is an initiative with a single goal of collecting technical information about PC-9800. Preserving not only the function, but also the soma of such an obsolete platform.

Identifier Name Page Update
A2P0 USB to PC98 Keyboard Adapter
A2P1 Hardware Database English Sep.
A2P2 Translation of Technical Documents English Sep.
A2P3
A2P4 玩耍记录/Fiddling Notes 中文/English Oct.2

强行逆向HP35 ARC芯片版图的一个部分的尝试 - 全过程记录

9年前,Peter Monta拍摄了一台HP35中ROM和ARC这两个芯片的版图,并通过直接记录版图上的图形的方法人工读出了HP35的ROM内容,这为模拟器社区提供了重要的素材。这些芯片的高清照片被发表在pmonta.com上。自一年前看到它我就非常想尝试逆向它,但是因为当时的知识水平限制没能做到。今天在积累了一定相关知识后我进行了尝试,最后的结果基本还是正确的,不过现在只能在这里记录我的方法,至于实际将这个芯片逆向成网表这种工作因为时间关系暂时没法做,希望未来什么时候能闲到把它逆向完…

图1. ARC照片的缩略图,原图见pmonta.com,有6919 x 8327

在70年代早期,因为钠离子沾染问题,NMOS很难制造出来,于是当时的数字芯片普遍是PMOS工艺。再加上这个计算器使用的是负逻辑,很容易判断这一定是一个PMOS芯片。

可惜我对PMOS工艺的了解完全是0,资料也几乎没法找到。在刚刚决定开始做逆向时我做的非常痛苦,因为相比于前一个结构非常清晰的CMOS,这个PMOS芯片没有任何标识:掺杂区、过孔、多晶硅长的完全一样,这几乎让我放弃了逆向,但考虑到pmonta.com上,站长已经发了他对ROM的逻辑部分的逆向结果,我觉得自己只要“Try Hard Enough”,总是能看明白的。在尝试了超过6个小时后我终于完全明白了这个芯片的工艺,我将我的探索过程发在这里。

Continue reading "强行逆向HP35 ARC芯片版图的一个部分的尝试 - 全过程记录"

分享一个有趣的芯片逆向练习,以及我自己的解法

自以前就对芯片的逆向非常感兴趣,最早是看Ken Shirriff在他的博客righto.com发的文章入的坑,学了一点芯片逆向的知识,算是从课本往实际实现靠近了一点,后来经常在zeptobars.com看晶圆照片洗眼。但是即便如此,我的知识只能是纸上谈兵,实际的电路分析还是从来没做过,今天逛Siliconpr0n.org时看到他给出了一个小练习题,我才算是第一次尝试做逆向。

将每个晶体管的结构对应到实际的照片上完全不是一个直观的过程,尤其是在完全不知道管脚排布和功能的前提下。在做完后和Siliconpr0n的页面上提供的解答对比了一下,大体上是正确的,我将我探索的过程po在了后面,希望能给出一些参考。

QUIZ (src)

(点击看大图)

原题如此,文件名:“Metal Gate_CMOS”,作者还补充道:“关于文件名里的Metal Gate,我应该是误解了,但它确实是个CMOS”(换句话说这不是Metal Gate)除此之外无附加信息

=== 点开就剧透 ===
Continue reading "分享一个有趣的芯片逆向练习,以及我自己的解法"